<dd id="ihdqu"></dd>
      <tbody id="ihdqu"><track id="ihdqu"></track></tbody>
        <dd id="ihdqu"></dd>
      1. <button id="ihdqu"><acronym id="ihdqu"></acronym></button>
            <dd id="ihdqu"></dd>

            警示

            撈錢奢靡享樂 難逃紀法嚴懲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6-16 09:06:39
            分享至:

              對于江蘇省無錫農商行南通分行如皋港支行原行長嚴峰來說,最令他難以忘記的是2015年至2019年的時光,他從拮據度日的小職員到揮金如土的“豪”行長,再到一貧如洗的“階下囚”,那宛如過山車般跌宕起伏的劇情在他腦海中循環往復,揮之不去。

              2020年7月,嚴峰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80萬元。

              從小到大,嚴峰一直是親屬、鄰居眼中“別人家”的孩子。大學畢業后,嚴峰順利考入南通市工商銀行,從最基礎的柜員干起。

              在干了幾個月柜員后,一次偶然的機會,嚴峰遇到了改變他命運的闕宏鏢(另案處理),彼時的闕宏鏢是南通工行個貸科科長,在他的提攜下,嚴峰很快被調到信貸崗位。由于手握信貸審批大權,經常有房產商和房產中介約請闕宏鏢吃喝,闕宏鏢每次都會帶上嚴峰。二人有時一大早上班就把晚上的“活動”安排好,酒過三巡還不過癮,再去KTV唱歌直到打烊方歸,久而久之,成為生活的常態。

              2011年,闕宏鏢因與中介間的不良信貸關系被降職,此后,便很少組織吃喝玩樂了。早已適應了燈紅酒綠生活的嚴峰心情跌落谷底,很快跳槽去了南京銀行南通分行,又開始跟著老板們胡吃海喝,享受揮金如土的奢靡生活。這種日子過久了,嚴峰也儼然一副老板派頭,身上有錢就要花掉,沒錢了就想辦法到處搞錢。

              2015年3月,南京銀行南通分行新出臺了一項異地政府平臺融資政策,規定凡在江蘇省范圍內的異地政府平臺,只需到南通來注冊平臺公司、提供當地發債平臺擔保并追加同等價值的土地抵押,每個平臺公司便可以獲得8000萬元的貸款額度。此時,嚴峰認識了鹽城市新洋經濟區管委會原副主任姚立遠(另案處理),兩人一拍即合,動起了在放貸的同時違規收取一定比例咨詢服務費的歪腦筋。2015年8月至2017年7月,嚴峰等人共收取新洋經濟區7筆咨詢服務費,合計1656萬元,嚴峰分得756萬余元。

              2017年初,再次跳槽到光大銀行南通分行嚴峰很快聯系上姚立遠,請他幫忙吸儲。當姚立遠提出通過行外貼現的方式將錢再轉回新洋經濟區政府融資平臺時,嚴峰有些猶豫,但在姚立遠默許其可以從中獲取一定好處費后,他決定鋌而走險。2017年至2019年,嚴峰先后通過行外貼現收取鹽城新洋經濟區、南通錫通科技產業園等地的政府融資平臺好處費468萬余元。

              “每天不穿名牌不開豪車感覺都出不了門……”談及這段經歷時,嚴峰的眼里偶爾會閃著光,那是他人生中少有的高光時刻,只是那時的他并不知道,這不過是曇花一現,一切終將煙消云散。

              錢來得快,去得更快。嚴峰每個月都有幾十萬元的消費流水賬單,有時候去夜總會瀟灑,一個晚上便能花去五六萬元。對此,嚴峰很麻木,他認為沒錢花大不了再做幾筆行外貼現業務。于是,打著銀行的幌子去認識更多的平臺公司,賺更多的昧心錢,成為他的“日常工作”。

              紙醉金迷的逍遙日子在2019年5月9日戛然而止。這一天,姚立遠被海安市紀委監委調查的消息讓嚴峰坐立難安,當得知紀委監委將新洋經濟區平臺賬冊以及南京銀行相關信貸檔案調走時,他徹底慌神了。在之后的20多天里,嚴峰、闕宏鏢等人先后多次碰頭商議對策,但這些不過是徒勞。

              2019年6月1日,迫于心理壓力,闕宏鏢主動到海安市紀委監委投案。幾日后,嚴峰也到崇川公安分局投案,于6月14日被帶至海安市紀委監委接受調查。

              身陷囹圄,嚴峰最放不下的是家人。他終于明白,浮華奢靡皆過眼云煙,唯有親情至珍至重。(通訊員 張?。?/p>

            >>><<<
            一本到高清视频免费观看,old胖熟妇fatsex,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欧美,青青在线手机精品2019国产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