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hdqu"></dd>
      <tbody id="ihdqu"><track id="ihdqu"></track></tbody>
        <dd id="ihdqu"></dd>
      1. <button id="ihdqu"><acronym id="ihdqu"></acronym></button>
            <dd id="ihdqu"></dd>

            榜樣

            打造我們自己的盾構機——記全國優秀共產黨員,中鐵十五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黃昌富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7-12 09:54:31
            分享至:

            圖為黃昌富(中)正在某工程隧道與技術人員研究施工方案。成海忠 攝

              6月28日,革命老區河南新縣一棟掛著“烈屬光榮”匾額的簡樸民居里熱鬧非凡、歡聲笑語不斷。鄉親們聽聞出生新縣的中鐵十五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黃昌富獲評“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喜出望外,紛紛前來祝賀。黃昌富88歲的母親激動地打電話囑咐他:“要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好好干!”

              上世紀三十年代,黃昌富的曾祖母帶著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投身紅軍,后來在戰斗中英勇犧牲;黃昌富的三叔公、四叔公、五叔公也積極投身革命并獻出了寶貴的生命。黃昌富的父母一直教育子女們要繼承先輩遺志,一心一意聽黨話,堅定不移跟黨走。

              “我是從革命老區走出來的,一定要胸懷報國之志”

              帶著大別山人特有的紅色氣質,黃昌富考上大學,走出了大別山。研究生畢業后,黃昌富如愿加入鐵道兵出身的中國鐵建,成為中鐵十六局的首個研究生。從烈士鮮血染紅的革命老區走進帶著紅色基因的鐵軍勁旅,黃昌富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最艱苦的施工一線,接受“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鐵道兵精神的洗禮。他說:“我是從革命老區走出來的,一定要胸懷報國之志,面向世界前沿科技,在新時代建功立業?!?/p>

              2001年,中國鐵建在深圳地鐵建設過程中第一次承建盾構項目。當時,國際盾構機市場一度被德法日三國企業壟斷,一些同事對承建盾構項目沒有信心:“這樣的龐然大物,中國人能搞好嗎?搞不好這么昂貴的盾構機就埋到土里出不來了。萬一出了問題,誰來擔責,誰敢擔責?”時任廣州地鐵項目副經理的黃昌富毅然來到深圳地鐵項目擔任副經理,主管技術。

              按照合同約定,外方技術人員負責盾構機組裝調試和試掘進,服務費用每天500歐元?!巴夥饺藛T到點就下班,還把操作室鎖起來,像防賊似地防著我們!”回憶起與外方人員共事那段時間,黃昌富有些心酸。此外,盾構機上3萬元一臺的電腦、10萬元一臺的空調,以及昂貴的后備臺車、刀具、電纜、油脂、泡沫、管片模具等等都是進口的,看著這些,黃昌富下決心推進盾構設備國產化。于是,蹲在又悶又熱的施工現場,黃昌富悄悄跟著外方人員學技術,漸漸吃透了盾構機的組裝、調試、始發、掘進等技術方法。

              經過深圳地鐵項目的歷練,黃昌富在主持北京地鐵十號線和六號線等項目建設的過程中,一點一點推進盾構機械的國產化比例,凡是能夠用國產設備的必須用國產設備。同時,經過艱苦的談判,六臺進口盾構機每臺降價1000萬元。通過與國內配套廠家合作,黃昌富設計開發了國產盾構刀具、電瓶車、托架、反力架、油脂、泡沫、管片模具等配套設備和輔助材料。單是盾構刀具優化設計一項,一個項目就節約經費600余萬元,而且創造了砂卵石地層一次掘進1500米不換刀的世界紀錄。

              “既然發達國家可以造,我們也可以造”

              嘗到了設備配件國產化的甜頭,黃昌富夢想著有一天也能實現盾構機的國產化。

              2008年,黃昌富擔任天津直徑線隧道工程項目指揮長,該隧道長距離穿越海河,是國內首條鐵路大直徑盾構隧道,設計采用12米直徑的泥水平衡盾構機。項目伊始,黃昌富就鮮明亮出觀點:“盾構機雖說是工程機械之王,但并不是西方國家的專利,而是世界范圍內機械、電氣、液壓、傳感、力學等技術的集成。既然發達國家可以造,我們也可以造!”不少人質疑:“這么大直徑的盾構機中國人造不了?!薄皣鴥榷軜嫏C質量不過關,這個錢不能省?!薄斑€是進口的省事,這么大的直徑、這么復雜的地質,萬一出了問題,咱們責任也小點兒!”黃昌富卻算了一筆賬:“進口盾構機報價2.2億元,國產盾構機只需1.6億元,不僅可以為國家節省資金,還可以在這種復雜重大項目中檢驗國產設備,鍛煉隊伍,我們不能因為有風險就錯失推進國產化的機遇,一定要打造屬于我們自己的盾構機?!?/p>

              盾構國產化不僅僅是盾構機等裝備制造產業的國產化,更離不開重大項目帶來的技術、人才及相關產業鏈的國產化。在黃昌富和同事們的艱苦努力下,首臺國產12米大直徑盾構機穿越大江大河,天津地下直徑線海河隧道順利貫通,這標志著大直徑盾構國產化勝利完成。

              黃昌富一邊對國外先進技術引進、吸收、消化,一邊自主研發了一系列適應中國地質的全新施工技術,他把一個個工程項目施工平臺變成國內制造企業打破洋品牌壟斷、孵化中國盾構全產業鏈的創新夢工廠,一步步推動盾構這個大國重器的國產化。在以黃昌富為代表的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帶領下,我國盾構產業不斷實現國內人員、設備、技術零的突破并順利實現進口替換,國產盾構機實現直徑6米至16米尺寸全覆蓋,6米盾構掘進造價從當初的80000元/米下降到40000元/米,盾構機造價從7000萬元每臺下降到4000萬元每臺(以6米直徑為例),中國盾構機實現整機出口歐洲并占領了全球市場三分之二以上的份額。民族盾構產業終于突破國外企業壟斷封鎖,成為享譽世界的中國名片。

              “我們就是要把幾乎不可能變成可能”

              2018年底,黃昌富調任中鐵十五局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主持經理層工作。當時,十五局集團從三線城市洛陽搬遷到國際大都市上海,離開故土卻尚未在上海扎根,處于“背水一戰”的位置。針對企業現狀,黃昌富提出“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在發展中解決問題”,打響了困難企業治理攻堅戰。

              如何發展?黃昌富認為:要提升規模、品質,首先要抓訂單。一位經營人員用“幾乎不可能”來形容當時的心情:“集團‘十三五’訂單規模一直徘徊在二三百億到四百億。黃總履新后確立年800億的經營目標。很多人覺得二三百億的活兒都干不好,更別說是800億了?!秉S昌富鼓勵大家:“如果池子小,就養不了大魚;如果活少了,就養不了這么大一個集團公司。作為一個員工數量多的大局,必須有足夠的體量,否則形成不了規模,難以集約化管理,產值上不去,企業資金受制約,難以調配資源,活更難干。我們就要把幾乎不可能變成可能?!?/p>

              根據訂單、產值等綜合實力指標,十五局四公司當時在集團內部排名靠后,黃昌富主動將四公司作為自己的黨建工作聯系點,從搬遷選址、規模提升、提質增效、隊伍建設等方面全程跟蹤幫扶。兩年時間里,四公司經營規模從2018年的不足40億元,發展到2020年的175億元。員工們高興地說:“現在我們終于從泥沼里爬上了岸,看到了企業發展的美好愿景?!?/p>

              在黃昌富的帶領下,十五局集團的訂單額連續兩年創歷史新高。2019年,實打實地完成了808億元的訂單,在全系統排名從倒數第2名躍升至正數第8名;2020年,又邁入千億集團行列,成為中國鐵建系統訂單指標完成比例最高、同比增長最快的千億集團。

              到十五局工作后,黃昌富還大力發展地鐵和地下工程施工板塊,與中國鐵建重工集團簽訂盾構機批量采購和聯合研制協議,相繼上馬珠海橫琴杧洲隧道工程盾構隧道和全球首臺雙模雙支護TBM、首臺煤礦斜井盾構——可可蓋煤礦副斜井井筒工程等高難精尖工程。

              面對十五局高級管理人才、資本運營人才、技術領軍人才、新興產業領軍人才等不適應企業發展的現狀,黃昌富倡導采取市場化選聘和競聘機制彌補人才短板,把市場化競爭意識融入到生產經營,打通經營、管理、技術、工匠、首席專家、領軍人才、品牌經理、杰出青年等多領域的人才成才通道。他把“嚴管”“厚愛”相結合的理念融入人才培養,對優秀人才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心理上關懷,同時制定有力監管舉措,劃出“紅線”,指出“雷區”,防止相關人員走向錯誤軌道。同時,建立容錯糾偏機制,根據實際情況該容的容,該糾的糾,激發大家干事創業的熱情。在黃昌富和全體職工的共同努力下,十五局已成為國內6家具備15米以上超大直徑盾構施工能力的單位之一。

              由于在企業發展和地下工程施工技術領域的突出成就,黃昌富獲評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勞動模范、“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中國青年五四獎章標兵”、全國青年崗位能手等多項榮譽。帶著母親的諄諄教導,黃昌富說,要成為新時代優秀的建設者,自己需要突破的還有很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曹靜靜)

            >>><<<
            一本到高清视频免费观看,old胖熟妇fatsex,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欧美,青青在线手机精品2019国产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