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hdqu"></dd>
      <tbody id="ihdqu"><track id="ihdqu"></track></tbody>
        <dd id="ihdqu"></dd>
      1. <button id="ihdqu"><acronym id="ihdqu"></acronym></button>
            <dd id="ihdqu"></dd>

            案說

            集體決策還是個人決定

            從重慶市黔江區城投集團原董事長張懷東案說起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4-14 08:31:50
            分享至:

            圖為重慶市黔江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張懷東案。劉慧 攝

              特邀嘉賓

              楊興華 黔江區紀委監委第七審查調查室主任

              郭遠軍 黔江區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袁小華 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四分院檢察二部主任

              侯 迅 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刑庭負責人

              編者按

              這是一起國企領導干部受賄、挪用公款、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的典型案例,腐敗時間跨度長,違紀違法行為多,犯罪數額特別巨大。二審期間,張懷東及其辯護人以集體決策為由,否認其構成挪用公款罪,對此意見是否應予采納?如何看待辯護人提出的張懷東不構成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法院在定罪量刑時考慮了哪些因素?對此,我們特邀相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張懷東,男,中共黨員,曾任重慶市黔江區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投集團”)副總經理兼重慶市博宏城市建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宏公司”)總經理、城投集團董事長。

              2009年12月至2015年12月,張懷東在擔任城投集團副總經理兼博宏公司總經理和城投集團董事長期間,利用其分管工程項目以及主持城投集團和博宏公司全面工作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莫某朋、梁某永等多名工程老板給予的感謝費或者好處費共計970萬元。

              2015年2月,張懷東與恒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梁某永口頭約定聯合向重慶銀行融資貸款,雙方約定以城投集團為貸款主體,并各自按提供抵押物折后比例使用貸款并還本付息。但在貸款到位后,張懷東卻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個人決定將超抵押物價值的2974萬元單位公款供恒盛公司使用。為了感謝張懷東,梁某永給其現金100萬元。

              2012年至2014年間,張懷東違反黔江區委、區政府禁止高息融資的規定,以高于黔江區國資委批復融資利率,擅自決定城投集團及其下屬子公司進行高息融資,并與梁某永口頭約定,由恒盛公司及其關聯公司墊付超規定利息,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達7077萬余元,造成嚴重不良影響。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18年9月12日,黔江區紀委監委對張懷東有關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9月13日,經重慶市紀委監委批準,對張懷東采取留置措施。同年12月10日,經重慶市紀委監委批準,對張懷東延長留置期限三個月。

              【黨紀處分】2019年2月1日,張懷東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城投集團按照相關規定解除與張懷東的勞動合同。

              【移送審查起訴】2019年2月1日,黔江區紀委監委將張懷東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19年3月18日,黔江區人民檢察院以張懷東涉嫌受賄罪,向黔江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20年1月8日,經黔江區監委補充移送審查起訴,黔江區人民檢察院以張懷東涉嫌挪用公款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追加起訴。

              【一審判決】2020年8月3日,黔江區人民法院以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數罪并罰,判處張懷東有期徒刑二十年,并處罰金三百萬元。張懷東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判決】2021年1月13日,因二審出現新證據,致使一審判決認定受賄事實錯誤,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糾正,以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數罪并罰,判處張懷東有期徒刑二十年,并處罰金三百萬元。

              1.張懷東的問題線索是如何發現的?本案有何特點?

              楊興華:在我區,區屬重點國有企業遺留問題多且復雜,“靠山吃山”、“靠企吃企”,利用手中職權大搞權錢交易,損公肥私、中飽私囊,甚至內外勾結圍獵國有資產者皆有之。

              2018年以來,結合區情實際和部門行業的特點,四屆區委穿插安排常規巡察、延伸巡察、專項巡察和機動式巡察,注重巡察向群眾關注的教育、醫療、國企等重點行業和領域聚焦。這期間,我們收到了許多關于城投集團某房地產開發項目的信訪舉報及群眾反映,在對相關問題線索進行深挖細查過程中,一工程老板進入了我們的視線。在對其立案調查的過程中,根據其供述發現張懷東有關問題線索。2011年,張懷東曾以購房為由通過他人向該工程老板提出借款要求,其間該工程老板提出以承建工程項目來抵銷其私人借款,張懷東表示同意。之后,張懷東利用職務便利,將城投集團的一些建設工程設計及委托監理等業務交由其實施,張懷東的行為涉嫌受賄,因此我們便根據掌握的部分線索對張懷東立案審查調查。

              本案中,由于張懷東在黔江工作時間較久,關系網錯綜復雜,且長期處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一把手逐漸演變為“一霸手”,對企業選人用人、工程建設、融資管理等擁有絕對的話語權,獨斷專行。據查,張懷東在任職期間,曾先后十余次使用相同伎倆向工程老板“借錢”辦事,買車買房都靠“借”,以“借”為名企圖掩蓋其索賄受賄的實質。同時,張懷東違規擅自出借國有資金,造成國有資產的流失風險;違規擅自超過區政府規定成本融資,導致集團承擔巨額利息及其他費用,使集團成為一些小額貸款公司和個人的“提款機”,影響特別惡劣,嚴重污染了企業政治生態。案發后,我區紀委監委組建了4個核查專案組,對區屬國有企業遺留問題中的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全面深入摸排。兩年多來,城投集團先后有多名腐敗分子被查,在區內引起了不小震動,進而推動了全區國資系統的“以案四改”。

              2.張懷東及其辯護人提出,城投集團與恒盛公司聯合融資是區國資委批復同意,經集體決策的,張懷東本人不構成挪用公款罪是否成立?

              郭遠軍:上訴期間,張懷東及其辯護人提出了集體決策的問題,試圖掩蓋其個人決定構成違法犯罪的事實。但通過調查核實發現,張懷東既不具備決定貸款使用的主體資格,在貸款使用的報批程序上也未嚴格按照相關規定辦理。

              首先,在城投集團與恒盛公司聯合融資的過程中,城投集團在貸款前向黔江區國資委報送了《關于向重慶銀行申請4億元理財產品的請示》(以下簡稱《請示》),在該《請示》中,只明確了城投集團擬用35宗房地產權證作為擔保物,未明確提供擔保物的其他公司對貸款享有使用權。黔江區國資委針對《請示》作出了《關于向重慶銀行申請3.5億元理財產品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載明“該筆融資資金到位后,支出計劃報區政府審定”?!墩埵尽贰杜鷱汀肪疵鞔_提供抵押物的恒盛公司對該筆貸款享有使用權,而是明確資金到位后,支出計劃報區政府審定。因此,該筆貸款到位后的使用決定權在黔江區政府,張懷東個人無權決定應如何使用。

              其次,收到貸款當日,恒盛公司便向城投集團出具借條,借款1.2億元,借款金額明顯超出其提供的抵押物價值比例,但張懷東在沒有區政府審定支出計劃和轉貸協議,也沒有區國資委批復的前提下,仍擅自決定“同意”,并特地向財務人員打招呼說資料以后再補,最終多劃了2974萬元貸款給恒盛公司。此后,為掩蓋超比例使用貸款的事實,恒盛公司還根據張懷東的安排補簽了虛假的轉貸協議。因此,這1.2億元實際是在沒有經城投集團集體研究,報黔江區國資委、黔江區政府審定的情況下,由張懷東個人批示交給恒盛公司使用。恒盛公司確實提供了部分抵押物,即使按照之前張懷東與梁某永的口頭約定,即按提供抵押物折后比例使用貸款并還本付息,其中仍有2974萬元系未經合法批準,由張懷東擅自決定借給恒盛公司,并為此收受了梁某永100萬元好處費,謀取個人利益,侵害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依法構成挪用公款罪。

              3.張懷東與梁某永的恒盛公司聯合融資,擅自決定多劃2974萬元給恒盛公司使用,并為此收受梁某永的100萬元,對此是否應當以挪用公款罪和受賄罪并罰?

              袁小華:我國刑法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進行非法活動的,或者挪用公款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挪用公款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的,是挪用公款罪。而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梢?,挪用公款罪和受賄罪的犯罪主體是相同的,都是“國家工作人員”,主觀方面都存在犯罪故意,客觀方面都是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都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

              本案中,張懷東在與恒盛公司聯合融資過程中,明知與約定不符,但因受梁某永的請求提供“幫助”,仍擅自決定多劃2974萬元給恒盛公司使用,并收受梁某永給予的100萬元好處費,張懷東的這一行為滿足了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的主客觀要件。因挪用公款索取、收受賄賂構成犯罪的,依照數罪并罰的規定處罰。

              然而,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條第一款的解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將公款供本人、親友或者其他自然人使用的;以個人名義將公款供其他單位使用的;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將公款供其他單位使用,謀取個人利益的。本案中,張懷東若構成第三種情形,必須以謀取個人利益為要件,即為收受梁某永100萬元而挪用公款。如果再以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并罰,則對該100萬元進行了重復評價。因此,應擇一重罪處罰,以挪用公款罪定罪處罰,對該100萬元不應再認定為受賄金額。

              4.辯護人提出,城投集團以超過18%的年利率融資是經集體研究的,且禁止以超過18%的年利率融資違反企業自主經營相關規定,因此張懷東不構成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如何看待該意見?

              侯迅:黔江區國資委對于張懷東向小額貸款公司高息融資的書面批復,同意的最高利率是年利率18%。黔江區國資委的批復不僅是履行行政監管職責而作出的決定,實質還是行使股東權利而作出的全體股東決議。因為根據城投集團章程,城投集團的股東有黔江區國資委、國開發展基金有限公司、中國農發重點建設基金有限公司,后兩個股東全權委托黔江區國資委經營管理。由此,即使從私法公司治理角度而言,作為城投集團管理人員的張懷東也應當執行黔江區國資委的批復(股東會決議),不存在政府干預企業自主經營問題。

              本案中,張懷東知道超過18%的利率借款是違規行為,否則也不會在書面融資借款合同中約定年利率為18%,超過部分私下要梁某永及其關聯公司墊付,可見其對違反規定、超越職權存在主觀故意。對于其辯護人所提出的城投集團以超過18%的年利率融資是經集體決定和向有關領導匯報同意的這一主張,據查,張懷東任職期間的領導班子成員均證實,違規高息借款一事張懷東沒有上會集體研究,也不清楚實際融資成本;黔江區委、區政府的相應領導也證實,張懷東沒有向其請示過此事。在案也無直接書面證據證實違規高息借款是經集體研究決定或經上一級的領導同意。且黔江區國資委書面批復同意了向小額貸款公司貸款融資,并明確了貸款融資的利息費用不得高于年利率18%。因此,張懷東所辯稱的口頭溝通、匯報,沒有證據印證。張懷東個人擅自決定違規以高息借款,造成城投集團額外支出融資成本利息7077萬余元,符合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的客觀要件,應以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對張懷東定罪量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程威)

            >>><<<
            一本到高清视频免费观看,old胖熟妇fatsex,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欧美,青青在线手机精品2019国产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